客家人的的出行禁忌

“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志在四方的客家人却总是多出门在外。为求一路顺风,事事顺意,出门之前总是要看看黄历,又或者让先生卜卦一番,测一测八字,出门之后还要看看周围事物是否适合出门,因而滋生了许多具有客家特色的出行禁忌。

讲究时日时辰

客家文化
客家文化

客家出行远门,一定要避开带“三”这个数字的日子,俗云:“初三、十三、二十三,外面有钱莫去贪。”最典型的是大年初三称为“穷鬼日”,不外出,不宴请。这天要把初一以来清扫积存的垃圾送至野外,焚香三柱而后把垃圾烧毁,俗称“送穷鬼”出门。

有初一、十五不探亲,不看望病人之说。在客家地区初一、十五是敬神敬祖宗祭鬼的日子,因此探病时间忌在初一、十五。看望病人要在上午,下午忌带礼物看望病人,因有不吉利之嫌。不到病榻前看望重病人,如果运气不好的人贸然探望病者,有了接触,会招来“代人亡”的灾祸。

外出做客,有“逢七不去,逢八不回”之说。即逢七的日子不去走亲戚,逢八的日子不回家,这里面含有“七生八死”、“七衰八败”之意。惊蛰至春社之间和农历六月最后一天至七月十四日,忌走亲戚,因有给已故人“拦社”(家里死了老人家,要提鸡、鱼、肉到社官庙祭社,则叫拦社)、“悬衣”之嫌。

讲究周围事物

如果乌鸦在门前屋后鸣叫,则预报凶事可能来临,此时不宜出门。遇到乌鸦叫,要连声“呸、呸、呸”地吐口水,并且说“好事来,歹事去”、“好事来来往往,歹事远走他方”,以求逢凶化吉。又忌出门看见蛇相交配,俗信认为如果遇到则要遭三年之穷。

出门忌碰见孕妇。客家旧观念认为孕妇不洁,因此,出门赶考、做生意或远行、新娘出嫁等等,出家门时都忌被孕妇看见。上述时机,孕妇一般会主动回避。出门打猎、捕鱼等也同样忌讳碰到孕妇,认为不吉利,预示着此行将一无所获,空手而归。如果偏偏遇到孕妇,则要先回家去重新出门一次,也可到路旁厕所去暂时躲避,待孕妇走远了,然后才继续前行。

儿童启蒙入学第一天,路上忌遇见妇女,忌走牛先走过的路,有不吉利和愚蠢(因“牛”与“愚”谐音)之嫌,故多在凌晨由父兄背着,赶着农家早上放牛之前入学。

挑货郎行贩出门一般有忌日,大都遵照黄历说不宜出行就不出门。他的扁担忌被人跨,哪怕是小孩跨也会大发雷霆,若遭女人跨就要更换扁担。忌别人踩自己的脚后跟,说这些会带来晦气,会落人后,因此赚不到钱。

同时在客家地区还认为有孝在身的人与死者有过接触,就是不洁之身,这样的人不能到处探访、串门、接触别人,更不能到刚砌了新灶的人家里去串门,反之便会带去晦气。死后七天逢七叫“撞死”,认为家中会闹“风煞”。逢七的当天,家人和邻居都要清早离家出外“避煞”,至傍晚才能回来,俗谓“走七”。

这些出行禁忌如今看来是迷信,但在过去,这些禁忌却表现了客家人“时不我待”、“时不再来”之类的世俗智慧,而且也深刻影响着客家的游子们。顺应自然以及周边环境,把握好天时地利,良机不仅出现在你面前,而且必然在你的掌控之中。临行之前有盘算,掐准时日时辰,审时度势之后,则不管风霜雨雪,都照样出门不误。

hakka.us是一个弘扬客家文化的平台,欢迎您的关注。
微信号:hakka_yu

客家新闻:闽台客家研究院成立

闽台客家研究院12日在“客家祖地”福建龙岩市成立,致力打造两岸客家文化交流的平台。

龙岩是迁台居民最集中的地区,当地客家人与台湾客家人同宗同源同根,台湾至少有70余姓氏源自龙岩。不断加强客家研究,促进两岸客家研究和交流合作是海峡两岸客家同胞的共同愿景,也是闽台客家研究院成立的初衷。

中共龙岩市委宣传部部长王金福表示,闽台客家研究院的成立,是深化客家研究、弘扬客家文化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龙岩与台湾高校深化合作的重要成果。

闽台客家研究院设于“客家祖地”唯一一所本科高校——龙岩学院内。龙岩学院院长李泽彧说,该研究院将增强客家研究的力量,促进客家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他呼吁两岸学者携手共进,将闽台客家研究院发展壮大成为闽粤赣区域内两岸交流的又一个文化高地。

对于闽台客家研究院,王金福提出三点建议:希望两岸专家学者以研究院为平台,形成更高水平研究成果,把研究院建成全国客家学研究高地和客家文化人才培养高地;希望与台湾高校和研究机构建立合作机制,以客家文化为切入点,把研究院打造成闽台文化交流合作的重要品牌;希望研究院进一步扩大与台湾文化交流,加强与台湾经济文化联系,打好客家文化的“侨台牌”。

在当天举行的闽台客家研究院成立大会暨发展论坛上,中华民族世界和平展望会秘书长江彦震表示,客家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海峡两岸可持续拓宽、深化两岸客家文化研究与交流活动,为促进两岸和平发展共同努力。

客家文化研究专家、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副校长刘大可说,龙岩可以充分发挥客家文化资源优势,扎根本土,做好客家文化研究,拓展客家文化这一两岸共同文化的内涵,促进两岸交流合作与和平发展。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徐学也在主旨演讲中说,希望龙岩借闽台客家研究院这个开放包容的平台,将客家文化完善成独立的理论学科,着力培养新一代客家文化传承人,建成新时代客家研究的“黄埔军校”。

客家民系是中华民族的一支独特民系,客家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一朵奇葩。客家人勤劳勇敢、开拓进取,敬亲睦宗、崇文重教,其“漂泊天涯创业、四海为家生存”的迁徙史,吸引海内外众多专家学者去研究挖掘。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龙岩就首开大陆客家研究先河,成立大陆高校首个客家研究机构。

客家美食特色-台湾版

客家菜特点的形成,与客家人地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係。為了配合频繁的迁徒及保存食物与多元利用、不浪费的个性,常常以「晒乾」与「醃渍」方式,发展出能长期保存食物的技巧。
所以,客家人善加利用自然资源,来创造出大量佐料酱料,并依年节、季节变化而发展时令食物,这些处处都反映了客家族群勤奋坚苦,刻苦耐劳的生活哲学。大多数客家人的工作性质以劳动居多,故特别强调高卡路里的食材的烹煮,对於吃,除了下饭、易保存外,也尽情利用生活周遭取得的菜蔬水果,并依年节、四季的產物而有所变化,创造出客家多元的吃食文化。

传统客家菜的特色以「油」、「咸」、「香」為主:
1.「油」:因為粗重的工作,需要补充高热量的食物,以应付大量体力的消耗。
2.「咸」:容易於保存,不易腐坏,可以补充辛苦劳动所需的盐分。
3.「香」:增加食慾,因食材多為葱、蒜、薑或硬料(如乾魷鱼),在炊煮料理上,特别重视香味的处理。

而「四炆,四炒」的由来是客家人平日缩衣节食,逢年过节仍免不了邀集亲朋好友团聚吃喝一番,招待亲友不能老吃酱瓜小菜,但又无法太过奢华,后来慢慢演变出四炆四炒,也就是四道炆菜(小火熬燉)、四道炒菜(快火热炒),作為客家人聚会宴客时的料理标準。

其代表的客家主食:
1. 四炆:肥汤炆笋乾、咸菜炆猪肚、炆爌肉、排骨炆菜头。
2. 四炒:炒肉、咸酸甜、猪肠炒薑丝、鸭红炒韭菜。

另外,客家人在宴客时,一定会有一道「白斩鸡」,而且一定要保留了「头、尾、脚、翅」,称為「四点金」,有完美、圆满的意思。不过為示尊重,客人是不吃这四点金的,客家俗谚说:「席上盘中四点金,头尾脚翅不容侵,嘉宾贵主皆完美,风俗由来弦外音。」